首页> 小说 >正文

毒步倾城神医盲妃(凤清奕洛云卿)阅读

2020-06-27 03:58:02 来源:张掖资讯网

《》小说主角是凤清奕洛云卿,这里提供毒步倾城神医盲妃凤清奕洛云卿小说,毒步倾城神医盲妃主要说的是。嚯!三个字竟登时将这间酒馆压得寂静无声!在璃水国,‘寒王府\\’是百姓敬而远之的三个字。

《毒步倾城神医盲妃》精选:

在洛云卿搬进飞絮阁时,洛府外街头巷尾,酒馆、茶肆、客栈、商铺每个角落的人们,无不在津津乐道的谈论着她一夕让垂危的晁思年清醒过来的话题,以及她在皇宫大殿之上亲口休夫,休的还是当朝王爷的这件举国轰动的事情。而她失了贞洁一事,反倒被这两件轰动之举暂且掩盖下来。

天翻了,地覆了,洛家盲女咸鱼翻身啦。

洛府外街上,一间酒栈内,年过半百,鬓发斑白,面容削瘦的老头怀抱着三弦琴,赔笑询问:“哪位愿听老头我弹个曲子?”

“去去去……”众人都不耐烦,三三两两凑成一桌谈论‘八卦头条\\’。

老头笑嘻嘻地自言自语:“大家只顾着说热闹,老头我也凑一份子,今日白给你们说说那‘鲛帝\\’的故事,可要比这洛家盲女休夫还精彩有趣。”

酒客们正聊在兴头上,哪里有人注意到这老头,惟有临窗的座位上,静静坐着一个男子。

男子穿着一件紫绣缀袍,露出银色夜昙花镶边宽逸长袖,腰系紫玉玲珑嵌珠腰封,外则披一件墨黑色烫暗银鱼鲛花纹的御寒大氅子,风帽上紫色貂毛和厚厚肩领上的紫貂毛皮在初冬清风下迎絮飞舞。底下,一双银线抹墨皂冬靴隐隐可见。男子将风帽戴于头顶,微微垂首,几乎遮去所有容颜。老头只看得见男子修长而优美的手指端着一只白瓷酒盏,和风帽下浓密而幽长的睫毛,形成诱惑的弧度。

老头很想见一见风帽下的人,但又无形中生出一股敬畏,男子只是静静坐在那,单从身姿来看,便有种诡异惊心的美丽,而那份妖异的惊艳也带给人强烈的压迫感!

在老头讲到‘鲛帝\\’二字时,男子掣着酒杯的手,微微一顿。

他朝老头扔了一锭银:“走开。”

那老头甚至怀疑这男子是否开过口,想了想,将银子接下,捡了个地方坐下,暂且忘记这男子带来的不安,就笑嘻嘻拨弄三弦:“既收了客官的银子,老头我就更得讲一讲。凰倾大陆溟海东岛之上,有一种民族叫锺离族,传说锺离族千年前,族神乃是‘鲛帝\\’,哦,这鲛人……他便是那东海里形似鱼儿的人……”

话说到这,喧哗的酒客们突然间唰唰调转头,有了点兴致:“老头,你刚才说的什么?”

大家七嘴八舌,有人取笑:“这世上,哪里有神魔鬼怪,瞎扯!”

一名酒客说:“不,不!难道你们没听说?”

“听说什么?”

“咱们璃水国,这几年有人看见过鲛帝!”

“鲛帝?”

“对,鲛人恶魔!”

“哈哈,他们见过鲛帝,爷爷我还看过玉皇大帝哪!”

那老头见众人争吵,又笑着拨弄起三弦:“这世上,或许的确是没有神魔鬼怪。老头子我讲的这个事,只是海上民族的一个传说,信不信,由得各人。”

酒客们听得来了劲,频频催促:“老头你别卖关子,银子有的是,你赶紧的说给我们听听啊!”

老头尝了口酒:“听说这海上锺离族曾经将‘鲛人\\’奉为神明,将他们的族王看作为‘鲛帝\\’化身。将带领他们的子民从无尽的灾难和痛苦中走向繁荣昌盛。千年后的今日,锺离族却将‘鲛帝\\’当成恶魔的化身。传说真正的‘鲛帝\\’现身,残暴凶狠,弹指间可覆灭千军,吹灰间可颠破朝堂,他吃人灵魂,食人血肉,丑陋至极,最爱少女的身体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,恶魔!锺离族曾经险被‘鲛帝\\’灭族,他们的子民闻鲛色变……但又有人说锺离族,是溟海上一个强大又神秘的民族,他们擅长巫蛊。他们用巫蛊将人诅咒,变成可怕的暴君,传闻他们要将‘鲛帝\\’带到凰倾大陆各国,让这暴君毁灭我们的家园。”

酒客们哄堂大笑:“这倒真是个佐酒的好故事,只是瞎编得太扯了些!”

一位长脸的书生,突然说:“老头说的未必不真。不瞒大家,我在盛京一名亲戚,说是去年就曾见过鲛帝。”

众人紧张接问:“在哪!”

书生掂量掂量,他小声说:“……寒王府。”

嚯!三个字竟登时将这间酒馆压得寂静无声!

在璃水国,‘寒王府\\’是百姓敬而远之的三个字。

书生的几句话顿时间扫了大家听故事的心情,却勾起大家对寒王凤千离的兴致。但碍于不好大肆的非议皇室贵胄,酒客们脸上神情纠结。只是有些大胆不怕死的,忍不住说道:“喂,书生,你可说的是真的?那‘鲛帝\\’当真出现在寒王府?这话传出去,可是要砍头!”

“寒王凤千离虽年轻有为,战绩惊人。但璃水国人都知道,当今寒王四年里娶妻六次,六位王妃均不得善终!依我猜测,没准就是那‘鲛帝\\’在作祟!”

“书生这话意思,莫非说寒王就是鲛帝?哈哈,这也太胡扯了!”

“我也听说……寒王克死自己六位妻子,是被诅咒了。”

“你们都糊涂了吧?寒王可是皇子,你们当皇家的人都是傻子?”

“爱信不信,我书生所说,句句属实!”

酒客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,那老头摇摇头,哪里还有人来听他讲故事,便收起三弦琴,忽然看见刚才给他钱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离开酒馆。老头想了想急忙跟上来:“我的故事没讲完,这银子,还是还给客倌。况且,也太多了。”

男子侧身,紫貂毛的风帽下,墨眸暗暗闪出一道光芒,老头怔住,刚才这瞬间一眼,只恍惚觉得眼前的男子有种夺目摄魂,妖异决绝的美丽!!

见男子并没收回银子,老头想了想道:“不知客官如何称呼,既然如此,老头我便谢谢了。”

男子薄唇淡抿,似笑非笑,魅然回答:“寒王。”

什么?!当今寒王凤千离!?老头瞬间惊出满手冷汗,顿时石化,呆立原地!

不等老头回醒过来,凤千离已然如一抹邪风悄然吹走,似隐入洛府之中。

清媚的阳光落下天际,远方的穹苍披上一层暗蓝色的面纱,几颗清丽的星辰点缀在傍晚的夜幕上,光泽一点一滴铺开,将繁华盛京染上旖旎的华彩。一盏盏灯火于万千家户中点燃,街头巷弄里,一树树梅花将淡淡香气盈满夜色中各个角落。

盛京做为璃水国国都,自然有着非比寻常的繁华和瑰丽。盛京一共划分为七城——凤京为中;南有文曲、天曲城;北有景阳、鹿阳城;西有归龙;东城有长鸾。

璃水国的皇宫就座落在最中间的凤京;南边两城居文臣较多;北边两城居武臣较多;西城乃皇家屯兵之地;东城则是最热闹,人口最杂,街市最多,地域最宽,商铺最盛的一处地方。

洛家因为是世代御医,为了便于掌管太医院,便于入宫给皇家人看病,所以早年便从南城文曲搬到了凤京,建在太医院附近,如此距皇宫很近,乘坐马车入宫只需半个钟头。

“咦……”

洛云卿躺在铺着破旧棉絮的木板床上,一边等待着她爹送几个新的丫鬟来,一边整理穿越后的情绪,和脑海中繁杂的思路,一边想着为自己疗疗伤。她突然惊奇的发现,自己伤得也不算轻,却恢复得十分迅速,似乎……她的体内存在着一股高深的内功!

“奇怪,生前这么懦弱没用的洛云卿,怎么可能有如此高深的内功,莫非自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?”但很快,洛云卿便否定了这个异想天开的美梦。只因不论从哪点记忆来看,之前的她,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,分毫功夫也不会的废人,不会轻功,不会一招半式,甚至这府里一个奴才都能两三招撂倒她,从没有人会教她这个瞎子修炼武功。

然而——洛云卿惊奇的发现,就是这样一个体格羸弱的瞎子,体内似乎潜藏着一股惊人的内力!

那是一种由四肢百骸里散发出来的真气,每当她试着宁心静气时,这股真气便会带给她前所未有的舒畅感!

拥有了‘洛云卿\\’的记忆,她对这片大陆的世界观自然不陌生,洛云卿没想到,竟会收获如此的惊喜。既然她并不会武功,而体内这股高深的内功亦是真,或许只有一个解释,这股内力,乃是谁传给了她?

体中内力温厚纯净,恐怕一个寻常之人四五十年也未必能练成。

若她没有半分内力,以她这个年龄再来修习武功,根本不会有多大成就。

然而现在,拥有深厚内力的她,若能习得一招半式,则可事半功倍,修炼武功毫无障碍。

从记忆来看,她得到这股内功并不久,之前的洛云卿并不是没发觉,但生性软弱自卑的她不愿为自己做出任何尝试和努力,只求得一禺之地,清静过日子,幻想着心中恋人就足够。

洛云卿摇头,真是暴殄天物呀!

谁这么没头脑,把几十年高深内功传给这么一个没用的盲女?

怎么她不记得呢?

会不会是她的爷爷,洛太老爷?洛云卿思来想去,洛太老爷似乎只最有可能的人。只是,太老爷若将内功传授给她,又何必暗中进行,不告诉她?

图集

推荐
最新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意见反馈

Copyright©2016-2020 张掖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