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小说 >正文

情危南城此婚间(辛愿厉南城)阅读

2020-06-28 22:51:42 来源:张掖资讯网

《》小说主角是辛愿厉南城,这里提供情危南城此婚间辛愿厉南城小说,情危南城此婚间主要说的是。辛愿烧的有些糊涂,迷蒙中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。可他的那一吻太过于温暖怜惜,让她舍不得拒绝,如同小时候童话故事里面,王子吻醒了公主。

内容精选:

辛愿手里握着东拼西凑的一万块钱,指甲在掌心按下月牙的形状:“爸爸,我想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
辛恒广喝的醉醺醺的,摇头晃脑脚底拌蒜,浑身都是酒气:“快半年不见人,这次给我多拿点钱,过两天我要去一趟美国。”

“你去美国干什么?”

“朋友邀请,不去不行,”辛恒广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,打了个酒嗝,酸臭的酒味喷的辛愿只想呕吐:“你是不是跟厉南城吵架了?唉,辛愿啊,你听爸爸说,小夫妻哪有不打架的?现在咱们全家都仰仗着厉南城呢,你可要伺候好他,知道么?”

辛愿顿感疲惫不堪:“爸爸,我要跟你说的正是这件事,我跟厉南城恐怕要......离婚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辛恒广的酒醒了一些,瞪大了双眼,戳着她的太阳穴道:“你是不是傻?我费了多大周折才让你当上厉太太的,现在你要离婚?”

辛愿闭了闭眼睛:“他喜欢的一直是大姐——”

“可你大姐不是死了么,他再喜欢也不可能娶一个死人,更不可能跟一个死人结婚......你比你大姐长得好,只要你肯放下身段......”

她听着爸爸的长篇大论,只觉得心累无比,每次说法都一样,让她讨好厉南城,弄来更多的钱给他挥霍。

辛恒广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,只听一旁的牌友忽然“咦”了一声:“老辛,这是你女儿?昨天好像上了报纸呢——”

辛愿心里咯噔一声。

另一个人也一副恍然大悟状:“对对对,我想起来了,就是她!我记得她脸上的纹身!”

辛恒广狐疑的看了看辛愿的脸,不悦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哎呀老辛你还不知道呐?天天跟我们吹牛说你女儿嫁给了厉氏集团的厉南城,其实明明就是个陪酒女嘛!”

辛愿慌了,想辩解,却实在无话可说。

辛恒广的脸色阴沉下来:“你去酒吧陪酒?”

“爸爸,我是没有办法......”

“住口!辛家没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!”辛恒广气的不行,送走了几个牌友,抓着辛愿的头发就是一巴掌:“我让你好好的厉太太不当,去当个陪酒女!是不是厉南城发现了,所以不要你了?说!是不是!”

辛愿捂着一边脸颊,所有的委屈一股脑的喷涌出来,“是!厉南城不要我了,我以后再也拿不到钱了,你要钱就去找二姐!”

“你个死东西,老子真后悔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下贱胚子,辛家祖上是船王,是何等的显赫!你让我以后在朋友们面前怎么立足?!”

“你的那些酒肉朋友,不要也罢!”

辛恒广怒目而视:“你还敢顶嘴?!看我不打死你——”

意料中的巴掌却并没有挥下来,只见一身珠光宝气阔太太装扮的尤雪软着身子依偎在辛恒广身上,柔声道:“老公,别打了......”

“妈......”辛愿低低的叫了一声。

辛恒广不耐:“你走开,她就是个扫把星!一出生就克的我生意失败,她哥哥重病在床!留在世上有什么用?!现在又来败坏辛家的名声,不如让我打死她倒也干净!”

尤雪拦住了辛恒广,低低的劝道:“她到底是你的女儿......”

“我已经死了一个女儿,不怕再死一个!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......”尤雪意有所指的说,示意他看向辛愿的脸:“这张脸长得这么标致,打死了岂不是可惜?反正她已经去酒吧陪酒了,不如就一直让她留在那里,还能多赚些钱......”

辛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,都疯了!

哈!为了钱,整个辛家都疯了!

辛恒广冷笑两声,“放心,老子不打脸!”

辛愿被捆住了双手掉在房顶,辛恒广手中的鞭子一下一下的在空中划出凌厉的声响,落在娇嫩的皮肤上。

啪——

声音清脆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正牌太太周芬特地抓了一把瓜子坐在沙发上看热闹,尤雪当年挺着肚子登堂入室,没少给她找麻烦,母债子偿,她巴不得辛恒广直接把辛愿给抽死!

辛恒广喝了酒,酒劲发出来,手中的力道越发大,不一会,她身上就被交错的鞭痕覆盖。

灯光在眼前慢慢变得模糊,辛愿在失去意识前自嘲的想,她这一辈子,活的真是失败,真是不如死了算了。

辛家,厉家,一个把她当赚钱的工具,一个把她当仇人,这天地间似乎早就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。

或许爸爸说的没错,她真的是天生就带衰,害了自己,还害了别人。

不知睡过去了多久,昏昏沉沉间,仿佛听到有人在说话。

“唐先生,这位小姐身体虚弱的厉害,恐怕还得住院调养一段时间。”

“知道了,用最好的药,费用直接挂在我账上。”

“您放心,我们一定尽力。”

辛愿动了动手指,才感觉到手背上冰凉的厉害,针管里流动着药水注入她手背上的血管,整个手都有些浮肿了。寒冷让她不由的齿关打颤,她屈起膝将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,像是孩子在母体内的模样,脆弱又忧伤。

唐九夜被她睡梦中还在轻皱的眉头扰乱心绪,太像了。

真的,太像了。

不光是容貌,还有小兽一般身在劣势却倔强不服输,顽强挣扎的模样,都一模一样。

心头仿佛被烤化,化作一片温暖的清泉。

倾身,在她的眉间落下轻柔一吻,像是沾了露水的云朵。

绵密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,抖了抖,睁开,露出里面茶色的瞳仁,和惊慌无助的目光。

朱唇轻启:“唐总......”

“嗯,很荣幸,你还记得我是谁。”唐九夜病床边坐下,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热度,“总算退烧了。”

辛愿烧的有些糊涂,迷蒙中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。可他的那一吻太过于温暖怜惜,让她舍不得拒绝,如同小时候童话故事里面,王子吻醒了公主。

可唐九夜的下一句话却让童话变成了香港警匪片:“对不起,出手有点重,你爸......正在手术室抢救。”

辛愿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成了浆糊,想了好久才终于明白他话中的含义,猛地坐起来,却牵动身上的伤口:“我爸他——啊......”

唐九夜叹一口气,把她按倒,用被子裹好:“玫瑰,别人不要你,我要你,以后你跟着我吧,我会对你好。”


南京皮肤研究院 http://nj.dypfk.com/
图集

推荐
最新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意见反馈

Copyright©2016-2020 张掖资讯网